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 娱乐 >

娱乐新闻

作者:上海生活网 来源:网络整理时间: 2015-06-04 20:57

不惜通过一些恶俗、弄虚作假的事件来博取眼球,引来公众注意。比如女演员

一些采编娱乐新闻的记者和编辑认为,文化类的新闻读者不爱看,娱乐类的新闻更“好看”。而娱乐类的新闻中,最吸引读者的就是这类“中间地带新闻”。

也有的认为,“中间地带新闻”无伤大雅,顶多稍微低俗一些,又不是假新闻,不会违背新闻原则。还有的认为,反正你登我登大家登,法不责众,更惟恐自己“落后”一步,所以千方百计地去挖掘“中间地带新闻”。因为这些认识误区,导致这类新闻不断被放大,甚至到了“喧宾夺主”的地步。

比如无聊的明星隐私大量充斥版面,越炒越低俗,越登越无聊。2006年王菲生子所引发的层层波澜便是一个典型案例。为了“抢先”获得消息,不少媒体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跟踪关注,有的甚至效仿香港“狗仔队”,提前一个月派记者驻扎在王菲位于北京的公寓附近。

比如明知炒作,但为夺眼球仍“大胆”地为所欲为,推波助澜。如“炒作大王”宋祖德,不停地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惊人之文、在公众场合发惊人之语,凡是新闻人物、新闻事件,他都会以知情人身份“曝料”,炒作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对于这样一个炒作大王,一些媒体明知其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率,但仍“慷慨”奉送版面,更有媒体将其请到报社进行专访,一些读者连呼“看不懂”。

殷谦:明星遭遇媒体骚扰谁是谁非?

继日前传出蒋勤勤与陈建斌结婚并怀孕的消息后,不久前又有媒体称,蒋勤勤有四五个月的身孕却迟迟不肯开口承认的原因,竟然是陈建斌对她拳脚相加并宣称不愿意要这个孩子,媒体面前的陈建斌顿时成为关键人物,陈建斌矢口否认有关报道,看到媒体堕落如斯,愤怒之余,陈建斌气愤地表示:“媒体骚扰我没事,但骚扰一个孕妇就不太好了,这会对她和孩子的健康造成不利的影响!”陈建斌与蒋勤勤的好友也表示陈对勤勤非常体贴,两人很恩爱。

媒体对明星的私生活死抱着不放,这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。就拿近年来说,多有明星与媒体娱乐记者发生冲突,先有窦唯大闹新京报社,火烧媒体编辑汽车;再有李亚鹏为护妻女抓伤记者手臂;更有张学友抢走记者的相机,卡记者的脖子……不胜枚举的事实摆在眼前,都说明不是我们的明星出了问题,就是媒体娱记出了问题。陈建斌的话多少显得有点无奈和伤感,媒体骚扰他没事,但不可以骚扰一个孕妇,言语间似乎带有一种乞求的口气。当然,记者才不管三七二十一,只要被他们抓住了,不管老弱病残孕,皆在他们的骚扰之例,王菲自打和李亚鹏恋爱时就一直被媒体骚扰,一直骚扰到孩子出生并取好名字后才罢手。也不能说是完全罢手了,王菲一家三口已经在媒体挂上了号,说不准哪天王菲的孩子有个头疼感冒之类的,又会被媒体记者掂起来爆炒。

出现娱乐圈和新闻圈发生冲突的现象并不难理解,很多娱乐媒体在畸形的“市场经济”体制的重压下,娱乐新闻日渐丧失了客观公正和实事求是,沦为一种“愚人娱人”的虚假现象;以追求“八卦”的“爆料”为鹄的,娱乐记者则被“现象主义”异化为一种操着道具的游戏者,成为花样不断翻新的“明星八卦”解剖术的实行者。中止判断,剔除意义,悬置价值,成了新的娱乐新闻模式的基本纲领。没有质疑,没有反对,没有拒绝,甚至哪怕是空穴来风或豆大的一点事,我们巧舌如簧、妙笔生花的娱乐记者,都能毫不害羞地编造出一大堆不着边际的新闻来。就这样,娱记的良心日渐泯灭了,在“利益原则”至上的“娱乐媒体”,对于明星的新闻报道似乎是无须有责任感的,它不在介入现实,不在充满质疑、没有反思的激情和批判、丧失了拒绝的勇气,不计稳定的价值立场和可靠的追求目标,要么吹捧要么贬伐要么揭人私情,当虚言浮词的喧嚣四处聒噪的时候,明星一半欢喜一半忧伤,娱乐媒体随着娱乐圈变的一样黑,娱记要通过对庞大而复杂的娱乐圈现象的梳理,揭示被令人眼花缭乱的现象遮蔽的真相,实在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,所以避免不了在报道时道听途说、添油加醋、猜测臆想。

很多娱乐媒体编造谎言已经成为习惯,他们充分利用获取第一手材料的方便条件,甚至还根据需要直接采访有关当事人,获取别人无法获取的所谓的“内部消息”,而事实这些“内部消息”大多都是娱记们的猜测和臆想,澄明之境。

娱乐圈,不通过细心的观察,自然发现不了被复杂的现象遮蔽的“娱乐圈”背后的真相和秘密。在很长的时期里,娱乐新闻被加上了功利目的极强的意识形态限定语,被巧妙地转化为一种本质上非现实主义甚至反现实主义的异化物。最后的结果是,娱乐新闻越来越缺乏现实感,越来越缺乏独立性,越来越缺乏内在力量和思想深度,取而代之的是无休止的“八卦”和“猛料”,媒体圈也受到了娱乐圈所影响下而产生的“市场原则”和享乐主义的损毁,通观娱乐新闻,大多数都是个人化写作和欲望化写作的范本,使新闻疏离现实,缺乏广阔的关照视野,丧失了新闻的客观性和真实性。